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零跑“吹不起”全域自研

2022-10-27 18:47:09 1711

摘要:除了以“蔚小理”为代表的第一梯队,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依然在艰难鏖战。9月29日,被认为是第二梯队里“领头羊”的零跑汽车上市,把造车新势力所处的真实境遇,再度展露外界。以零跑汽车股价变化为例,上市仅半个月后,截至发稿前,股价便从上市首日开盘时...


除了以“蔚小理”为代表的第一梯队,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依然在艰难鏖战。

9月29日,被认为是第二梯队里“领头羊”的零跑汽车上市,把造车新势力所处的真实境遇,再度展露外界。以零跑汽车股价变化为例,上市仅半个月后,截至发稿前,股价便从上市首日开盘时的发售价48港元,一路跌至现在的不足18港元,

零跑汽车看起来不太为资本所喜,这也许可以为国内的造车新势力们提供一些启示:一边是已经进入倒计时的传统燃油车,一边是正在快速壮大的新能源汽车,二者正在此消彼长,那么需要用多长时间才能决出最终“胜负"?

今年3月,特斯拉以“7天3涨”的态势拉开了新能源汽车涨价的序幕,紧随其后的是,比亚迪、理想、哪吒、威马和零跑等众多车企都对旗下部分车型的售价进行了上调。

不靠补贴、敢于涨价的新能源车企真的可与燃油车巨头掰手腕了吗?造车新势力果真有优势更强吗?


01

难改品牌低端底色

全域自研成色几何


根据零跑招股书可知,2019年至2021年,公司亏损额分别达7.3亿元、8.7亿元与28.7亿元。仅2022年第一季度,零跑汽车净亏损就已高达10.42亿元,同比大增162.47%。零跑汽车持续亏损、且逐年扩大,原因何在?

因为一款低价“老头乐”车型贡献了零跑汽车销量绝大部分。

销售数据显示,2020年,零跑共计售出了10266辆T03入门级微型电动汽车,占其总销量的90%;2021年,T03销量为38463辆,总销量占比为89%。这里的T03车型是一款起售价为7.95万元、被坊间称为升级版“老头乐”的入门款A00级产品,竞品中有“国民神车”五菱宏光MINI EV。

在这款低价车型取得市场成功后,零跑未能进一步打开中高级别的车型市场,旗下中高端车型C11销量遭遇滑铁卢。根据乘联会公布的近半年销量数据显示,零跑C11车型销量在今年7月份后出现下滑,9月份仅卖出了4398台,距其目标月销3万台相差甚远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零跑尚未摆脱消费者对其低端新能源车的品牌印象,花20万元左右买一辆零跑C11,不符合很多消费者在心中对零跑给出的价格预期。

此外,根据招股书信息可知,2019年、2020年、2021年及截至2022年3月31日, 零跑研发费用分别占总营收的306.4%、45.8%、23.6%和12.2%。2021年,单车负担的研发费用达到了1.69万元,联想零跑汽车的销量担当T03均价也不过才7万多,所以零跑单车研发费用高企不言而喻。

“全域自研”一直以来都是零跑用以宣传自身的一大特点,但似乎名不符实。

根据其招股书信息显示,2021年零跑汽车研发投入为7.40亿元,而造车新势力三驾马车“蔚小理”在同年研发投入均超过30亿元。


▲图:国内造车新势力“蔚小理”

互联网研究员冯涛对零态LT(ID:LingTai_LT)表示,业界对零跑的研发发展表示担忧,除了“蔚小理”遥遥领先新能源的研发外,百度的集度、小米汽车、华为的赛力斯问界都有强大的技术背景,研发年投入更不会低于十亿,夹着这里的零跑,所谓的“全域自研”到底全域在哪里?

谈及自研,事实上,身处国内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、研发投入不少的“蔚小理”也没有做到整车自研。蔚来是江淮汽车代工,小鹏选择海马汽车代工,理想是自建工厂,但对于新能源汽车来说,至关重要的芯片也不是自己研发的。如果新能源车只能用传统的低端芯片,新势力国际竞争力很难被保障。

不止在电脑、手机领域,国内造车新势力产业的汽车芯片一直从美国进口,尤其对涉及自动驾驶的芯片需求极大,而自动驾驶对汽车芯片的技术要求更高。国内电动车智能化程度的提升,又高度依赖芯片算力。

为此,“蔚小理”纷纷着手自研芯片,如蔚来今年开始广泛招募芯片工程师,小鹏投资了上海瞻芯电子,理想汽车则与三安光电投资成立了苏州斯科半导体公司。造车新势力,以及零跑目前面临的困境,或许还不止此。


02

补贴停止之日

会不会是销量下滑之时


补贴,对于新能源玩家们的重要性早已不言而喻。

据新京报报道,初步统计,截至 2021 年底财政部已经公示过 19 批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贴资金清算审核情况,累计金额超过 1400 亿元;工信部方面数据显示,2021年,我国新能源汽车销售完成352.1万辆,同比增长1.6倍。客观来说,随着我国新能源汽车未来持续走高,延续补贴政策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财政压力,退坡乃至取消也是必然趋势。

而今年是国家对新能源车补贴政策的收官之年,据AITO汽车微博消息,按照国家规定,2022年国家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政策将于2022年12月31日终止,2022年12月31日之后上牌的车辆不再给予补贴。



在此之前,新能源汽车销量暴涨,这不免令人遐思:到底是广大消费者普遍接受了涨价?还是补贴取消前的一种难以再现的消费狂欢?补贴一旦停止,对于新能源汽车行业来说,无异于一次严重危机,无路是销量还是整体造车策略,或将面临重要挑战。

当然,不止是零跑,对于全体造车新势力来说,都是严重打击。

反观零跑,目前其销量主力是入门级低价车型T03,这类车型的目标受众对价格敏感度比其他玩家更高,近期交付量暴涨不排除有补贴退坡预期的影响,那么补贴取消之后,其销量能否持续是要打问号的。

此外,零跑汽车的交付时间成了消费者投诉重点,在黑猫投诉网站上,零跑最近两个关于承诺时间不交车的问题已出现多次。作为直接接触C端消费者的企业,这种做法无异于自毁品牌。造车不是造手机,它所需要的工序要复杂得多。


▲图:2022年1~7月零跑交付量情况

一位新能源从业者认为,零跑汽车的交付问题已成“重灾区”,曾有200位S01车主在2020年5月零跑T03当天,质询零跑车的故障问题,当时零跑给出的回复是“零跑汽车整车产品质量符合国家标准、故障多为偶发性问题,并非安全质量问题。”但是,略显前后不一的是,据公开资料报道,在2020年10月,零跑汽车召回了150辆2019款零跑S01。这只是其发展过程中关于消费者口碑与交付问题的冰山一角。

毋庸置疑,如果未来继续保持发展,必须重视交付问题,但眼下来看,这个问题和其他面临的诸多困境,短时间内是无解的。


03

原材料价格高涨

新能源车企都沦为了锂矿打工仔?


去年原材料涨价压力,基本是电池企业自行消化,未能向下游车企传导。但今年不同,原材料涨价建立起传导机制,速度不断加快,就连特斯拉也顶不住了,年内四次涨价。

不得不说,整个产业链都在为锂矿企业打工,新能源汽车利润一直在逆流而上、向上转移。

而锂的早期价格只有3万元/吨,现已涨至33~34万元/吨,涨幅已达10倍以上。2021年,金属锂现货价格涨幅高达175%,而电池级碳酸锂均价涨幅更是超过了418%。


▲图:挖掘机正在开采锂矿

业界人士认为,造车新势力烧不出消费者惯性:截至目前为止,新能源车和燃油车的区别还局限在运行成本方面,事实上,新能源电动车真正的吸引力是智能化,比如能把用户从驾驶行为中安全解放出来的自动驾驶技术。智能手机之所以颠覆传统手机,是因为智能手机融合了电脑、相机、娱乐以及手机通信功能。

因此,除非一线城市燃油车牌照紧缺,除非出租车公司侧重考虑降低运行成本,除非个别用户有好奇心或者闲钱去主动体验,等等特殊情形不一而足,否则,庞大的燃油车用户还是大概率按照惯性选择燃油车。

此外,造车新势力烧不出来管理水平:汽车制造是人类制造业目前发展的巅峰之作,汽车的生产制造要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做到成本最小化,要管理上千家供应商,要调试上千个功能的耦合,这种管理水平不是有钱就可以烧出来的。

但可以确定的是,最终取胜的,是体能的胜利,更是战略的胜利。不论是零跑这样的新势力还是BBA这些老贵族,每一个跑马者都是值得尊敬的,希望在你追我赶的比赛中,环境得到保护,消费者福祉得到优化,冠军也基业长青。

作者|梁潇

编辑|余堃

运营|陈佳慧

出品|零态LT(ID:LingTai_LT)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