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零跑虽破发领跑朱江明妥妥吃饱?

2022-10-27 19:41:22 278

摘要:今天,兔爷和大家一起盘盘刚在港交所上市的零跑汽车。吃相好不好看不重要,活下去最重要零跑一门心思就是奔着上市去的,丝毫不打折扣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在公开发售阶段,零跑汽车未获得足额认购,在香港公开发售阶段共接获3151份有效申请,未获足额认购,...

今天,兔爷和大家一起盘盘刚在港交所上市的零跑汽车。


吃相好不好看不重要,活下去最重要


零跑一门心思就是奔着上市去的,丝毫不打折扣。



为什么这么说呢?


在公开发售阶段,零跑汽车未获得足额认购,在香港公开发售阶段共接获3151份有效申请,未获足额认购,认购相当于香港公开发售项下初步可供认购的约0.16倍;国际发售部分则获过度超额认购,超额认购约1.33倍。


9月28日,零跑汽车公告表示,股票发售价最终确定为48港元/股。为招股价48港元-62港元的下限定价。


看起来情况都很糟糕,零跑的上市显得急迫且狼狈,但这都不要紧,零跑收获了60.57亿港元入账,不需要和任何人对比,大家上市时间不一样这是受天时地利影响的,钱到账上,才能花。


甚至在上市后,兔爷并不认为零跑不知道自己会破发。事实上,截至10月11日,上市仅8个交易日,零跑的股价已经跌到22.7港元/股左右,总市值跌去289亿港元。仅9月29日上市当天,零跑汽车报31.9港元/股,股价跌去了33.54%。



作为安防龙头大华股份的创始人之一、资本市场的老牌玩家,朱江明又怎么会不知道迎接自己的是上市即破发,兔爷大胆猜下,可能朱江明看着股价下跌连护盘的心思都没有。



对于破发,零跑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朱江明表示,(零跑汽车此时上市)确实不是一个很好的时间节点,因为全球形势动荡,国际金融市场处在下行通道。但既然选择在此时上市,零跑汽车不在乎当下的时间段。


朱江明一直以来给人留下的印象都是儒雅的,这段话也说的算坦诚了。他知道零跑股价不会好,但这时候,拿钱才重要,拿到IPO的募资,同时,也拿到了多元化的融资渠道,它还可以再融资。



上市只是一个融资手段,从来不是终点,甚至,不到要解禁的时候,很多美港股的股东对于股价跌一跌也没那么忧心的。上市这事,除非融资额不能覆盖上市成本,否则怎么算都是赚的,怎么能说是流血上市?


用程序员思维卖车


零跑并不算是异军突起的企业,零跑成立2015年12月24日,或许是讨了个平安夜平安的好彩头,一直到2019年才推出第一款产品S01的零跑一路拿下8轮融资还能活着。



这和大华股份不无关系,1992年,朱江明与傅立泉创办了杭州大华电子设备厂,后登陆资本市场,也就是现在的大华股份,公开资料显示,朱江明通过杭州芯圆、宁波景航及万载明昭直接或间接控制零跑汽车11.89%权益;老搭档也就是大华股份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傅利泉与其妻子、儿子直接或间接持有零跑汽车19.12%的权益。


朱江明与傅立泉这对老搭档牢牢把控着零跑汽车,朱江明、傅利泉、刘云珍(朱江明配偶)和陈爱玲(傅利泉配偶)4人为一致行动人,共同持有零跑汽车已发行总股本的31.01%权益。并且早就签下了一致行动协议,按彼此达成的共识统一投票,若未达成共识则以朱江明的指示投票。



每一个人都存在着路径依赖,在零跑身上,依旧能看到朱江明的“程序员”思维。在对外的宣传中,零跑一直强调自己是 “中国目前唯一一家具有全域自研能力”的造车新势力,招股书显示,零跑汽车的算法、软硬件、电子电气架构、车身、电驱系统等都是自研自产,底盘及汽车电子电器为自研及外包生产,只有内外饰和电芯属于第三方采购。



从研发投入来看,2019年、2020年、2021年、2022年上半年,零跑的研发支出分别为3.58亿元、2.89亿元、7.4亿元、5.26亿元,合计19.13亿元,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306.4%、45.8%、23.6%、10.4%。


兔爷并不想和蔚小理的研发投入做什么对比,研发投入本质就是拿着别人的钱干事,如果不把钱花在刀刃上,和集资诈骗也没啥区别,研发费用过高并不是一件多值得炫耀的事情。


但即使零跑的研发费用较其他新能源公司不算高,但零跑依然在亏损,招股书显示,2019年至2022年3月,零跑汽车累计亏损55.41亿元,毛利率最低只有-95.7%。


从产品定位上来看,零跑主打低端线,大热款车型A00级纯电轿车T03,起售价仅为7.95万元。T03拥有L2级别的辅助驾驶以及自动泊车技术,续航可达400公里,在10万以下的车型里算是非常拿得出手的。



根据乘联会最新数据统计,2022年1-8月,零跑累计交付汽车7.66万辆,全国排名第11位,排名同比上升222.8%。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,若按交付量计,零跑已成为造车新势力中增速最快的公司,称得上是“全球第五大、中国第四大造车新势力”。


但造车是需要钱的,单价低的带来的直接效应就是零跑每辆车都亏得多,虽然卖得越多亏得越多,但摊薄的费用也就越多,二者存在着边界值,这和制造芯片卖芯片的道理基本相似。


在扭亏路上,零跑也做着“农村包围城市”的活,从低端线走向中高端线,9月28日,售价18万-27万元的纯电轿车C01正式上市,这是零跑汽车旗下最贵的车型。零跑计划于2025年底前推出七款全新的纯电动车型,聚焦中高端主流新能源汽车市场,并计划基于自研增程式技术推出增程式版本车型以扩展市场。



零跑还是在走自研的路子,今年4月,大华与零跑联手打造了一款智能驾驶芯片——凌芯01,28nm制造工艺,算力8.4Tops,至此,零跑成为了国内新势力中唯一一家拥有自研AI自动驾驶芯片的企业。
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